您当前的位置:张家口万全县长安网 >> 您当前的位置 : 要闻

“黑老大”指使手下杀人焚尸!全国扫黑办、最高检、公安部同时督办

2020-08-19 15:27:27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黑老大”指使手下杀人焚尸!全国扫黑办、最高检、公安部同时督办 时间:2020-08-19 10:18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责任编辑:司徒紫莹 ——副市长充当保护伞,他们冒充公安干警,横行乡里,垄断当地烟花爆竹市场,作案上百起。【山东杨彦军案】 ——人称“四大恶人”之首,三度被判刑,臭名昭著,曾因赌场利益矛盾当街杀人,后竟摇身一变,宛如“成功人士”。【湖南吴先耀案】 ——“10多年了,我现在想起来,想死的心都还有……”女事主怀揣梦想来到深圳却遭遇噩梦,不断被涉黑组织成员滋扰、逼迫。【广东陈永森案】 ——网罗习武、刑释人员,肆意残害合作商和农民工!受害人谈起所受屈辱几度泣不成声……【青海“袁氏兄弟”案】 19日,全国扫黑办召开发布会,第4次发布挂牌督办的已办结重大案件。 发布会延续了一直以来的高规格。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王洪祥作主发布,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雷东生主持。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姜伟同志,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陈国庆同志,公安部副部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杜航伟同志出席。 发布会透露,目前,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111起案件中,已办结31起,尚在侦查阶段7起、审查起诉阶段14起、审判阶段56起;抓捕犯罪嫌疑人9504人,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3691人,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1267.75亿余元。 数字的背后,是一个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被连窝端掉,一股股为害一方的黑恶势力被彻底摧毁,连续重拳出击,百姓拍手称快。 发布会现场连线了山东省政法委书记林峰海同志、湖南省政法委书记李殿勋同志、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张虎同志和青海省政法委书记訚柏同志,分别就山东杨彦军案、湖南尚同军案、广东陈永森案、青海“袁氏兄弟”案等4起垄断行业领域的黑恶势力犯罪典型案件做具体介绍—— “黑大队”冒充公安民警垄断烟花市场 “‘黑大队’见光死了!”“邹城的烟花爆竹市场终于恢复了正常秩序!”“打掉杨彦军黑社会组织真替咱们老百姓出气!” 在此次全国扫黑办发布的案件中,杨彦军案位列第一。山东省扫黑办归纳此案有4个特点:涉案人员多、暴力特征明显、涉案资产多、拉拢腐蚀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 “当年做生意血本无归,机动车被强行开走,还被无故辱骂殴打受伤,家中生活一度陷入绝境。”谈及过往,受害人王志强老汉泣不成声。 曾让王志强陷入绝境的“黑大队”共20余人,他们在杨彦军的领导下建立了严密纪律,非法配备了仿警用稽查车辆、特警制式服装、警用装备,还通过伪造政府文件、公章,假借政府部门职能,只要不是从他们公司购进的烟花爆竹,无论是经营者、销售者还是消费者,都会遭到他们的殴打,并被抢夺没收烟花爆竹。 从2006年杨彦军成立“黑大队”,到2018年2月被立案查处,该团伙垄断邹城市烟花爆竹市场长达十三年之久,致使当地烟花价格远高于其他地区,杨彦军也因此攫取巨了额经济利益。在侦办杨彦军案过程中,办案人员查封房产6处;扣押涉案车辆4部、烟花爆竹500余箱,酒水4173箱;冻结存款人民币2800余万元。 “黑大队”何以如此猖獗?据山东纪委监委通报,邹城市副市长康建国等人给他们充当了“保护伞”。11年前,康建国违规批准邹城市安监局关于不再审批设立其他烟花爆竹批发经营企业的请示,为杨彦军的安庆公司垄断经营提供了便利条件。长年来,康建国等人还多次收受杨彦军所送购物卡和提货券。 发布会透露,本案共依纪依法查处30名公职人员,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涉嫌犯罪人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经过13天庭审,今年7月7日,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杨彦军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搜查罪等七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2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三年六个月至一年五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黑老大”指使手下杀人焚尸 身负5条命案,重伤4人,涉及21项罪名、64起刑事案件,危害湘西长达17年……湖南湘西尚同军、吴先耀二人的累累罪行触目惊心,7月30日,两人一审被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2019年3月,花垣县矿老板尚同军,因行贿被留置,而他面对办案人员却显得有恃无恐,拒不交代问题。同时办案人员发现,一个叫吴先耀的人和他资金往来密切,此人被称为“花垣四大恶人”之首,三度被判刑,臭名昭著,如今摇身一变宛如“成功人士”。随着调查深入,办案人员发现,尚同军竟然同湘西州政法委书记欧阳旭往来频繁。 一个矿老板,一个“黑老大”,一个政法委书记——这样的组合,引起了办案人员的高度警觉。随后的调查结果更让人吃惊:吴先耀曾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诈骗等多项罪名,却只被以轻罪追究刑责,三次获刑却三次均未投牢,背后为他“打招呼”的人,就是欧阳旭。 经过抽丝剥茧的调查,尚同军、吴先耀团伙及其保护伞的罪行浮出水面—— 手段残忍,穷凶极恶。尚同军案23名被告人中,有20人参与故意杀人犯罪,该团伙共实施故意杀人4起,致4人死亡,实施故意伤害4起,致4人重伤,实施非法拘禁1起,致1人死亡。因赌场利益等矛盾,王武金曾受吴先耀指使,当街枪杀石远辉。2003年4月,吴先耀因涉嫌其他犯罪被羁押在湘西州看守所。由于担心王武金被抓后将自己供出,吴先耀又指使手下枪杀王武金并肢解焚烧。 “以商养黑”“以黑护商”。以尚同军等人投资和经营的企业为载体,利用在当地的强势地位,实施非法采矿、诈骗、虚开发票等违法犯罪行为,大肆敛财,涉案财产超6亿元,并将非法获利用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运行发展。 形成“政商同盟”,恶化当地政治生态。吴先耀先后三次被判刑但均未投牢,一系列“神操作”背后肯定有猫腻。本案中,包括当地原政法委书记欧阳旭等89名“保护伞”被连根拔起,其中厅级干部2人,处级干部21人。 尚同军案,也因此成为全国扫黑办、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尚同军、吴先耀二人分别被判处死刑,其他21名被告人,1人被判处死刑,2人被判处无期徒刑,18人分别判处22至8年不等有期徒刑。团伙的“保护伞”欧阳旭,同日被益阳中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欧阳旭在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为精准指控,专案组对老案件和案卷进行反复对比、研究,细致审查梳理全案证据,制作了全面、翔实的审查报告和出庭预案,形成了200多页、包含两千余张图片的示证PPT,客观还原了事实真相,深刻揭露了隐藏多年的犯罪事实,对各被告人的形成了强烈的心灵震撼。 20名被告中,有18名被告人对指控的故意杀人犯罪事实无异议,当庭认罪认罚。屡次脱身,长期逍遥法外,一笔笔罪行,积存了十几年的累累“旧账”,终于被依法彻底清算。 受“新义安”扶持,深圳黑老大刷新多项记录 16年前,一名外省籍女事主怀揣创业梦想只身来到深圳市,但创业不久即遭遇噩梦,被陈永森涉黑组织成员不断通过滋扰、逼迫等手段索取“保护费”。无力反抗的她在亏掉了所有积蓄、被迫关掉企业后,惨痛离开深圳。 直到案件收网,她才到深圳市公安局,面对民警痛哭流涕:“10多年了,虽然已经10多年了,我现在想起来,那种想死的心情都还有……” 她所控诉的陈永森涉黑组织成员多达上百人,长期盘踞深圳福永街道一带,为非作恶,称霸一方,涉嫌实施参与百余起违法犯罪案件。2018年3月,深圳公安集结千余名警力,在全国多地同步展开收网行动,逮捕犯罪嫌疑人过百名,查封涉案房产、土地总价值逾10亿元。 深圳中院经审理查明了陈永森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事实。 ——具有境外黑社会背景。自上世纪90年代初,陈永森在陈锡波(香港黑社会组织“新义安”成员,国际红色通缉令缉捕对象)的扶持下,在深圳福永、沙井街道辖区内,参照“新义安”黑社会组织模式发展黑道势力,逐步形成涉黑组织。 ——逞凶斗狠手段凶残。该组织初期通过与其他帮派火拼确立江湖地位,进而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争夺利益、扩充势力,累计造成8人死亡、3人重伤、15人轻伤和大量公私财产损失。 ——“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该组织通过开设赌场、经营娱乐场所、行业垄断等方式聚敛财富后,逐步演化为利用财富及影响力参股经营公司、开发房地产谋取巨额经济利益的“高级黑”,获利方式从“违法性敛财”转化为“投资性敛财”。 ——称霸一方,危害极大。该组织拉拢腐蚀当地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为其项目开发和违法犯罪提供帮助和庇护,在福永、沙井街道一带称霸一方,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群众心理恐慌,安全感下降。 自2012年“陈垚东涉黑组织”被查处,2013年潘卫洪、文润德被立案后,陈永森便觉察到危机,不仅刻意减少了与组织成员联系,还利用其是沙井本地人的经济优势,成立福森房地产开发公司,企图“漂白”为正当商人。 但这并不能掩盖事实和真相。 合议庭通过认真细致阅卷,从90年代沙井两帮社会人员持枪火拼事件中,发现陈永森作为被害人出现;进一步审查,挖掘出“14K火拼事件”“文照根被砍”事件等,梳理出陈永森早年在沙井招兵买马、争强斗狠、争夺势力范围等涉黑组成形成、发展的脉络,最终认定以陈永森为首的涉黑组织成立。 2020年5月28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陈永森等74人涉黑案。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罪名,数罪并罚,判处陈永森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人民币7503万元。 该案创造了深圳扫黑除恶案件中刑拘人数、公诉人数、涉黑判决人数、查处“保护伞”人数、判处罚金数最多等多个第一。一审宣判后,福永街道村民纷纷表示,“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 47条违章记录揪出“袁氏兄弟”的保护伞 青海西宁的袁龙健、袁龙浩兄弟,领导着一个公司化运作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盘踞建筑工程领域长达13年之久。 今年6月,他们一审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和23年,其犯罪集团共有30人获刑。8月18日,“袁氏兄弟案”终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庭审现场。(图:西宁广播电视台) 此次发布会透露,这个组织有着文武两套犯罪“班底”,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文班底”是袁氏兄弟的公司化运作,他们通过串通投标等手段,催化组织不断壮大、发展。 该组织参与串通投标的案件中,最为典型的是2018年10月份,袁氏兄弟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得知西矿世席白鹭洲项目工程开始招标,多方筹措资金150万元,将该笔钱款以居间费的名义交付中间人,通过中间人介绍认识甲方,并联系12家公司串通投标。 最终袁氏兄弟以150万元的前期投入博取1.76亿余元的工程项目。之后将该工程低价分包赚取高额差价,完美演绎了现实版的“空手套白狼”。 据统计,采用行贿、串通投标、冒用他人资质、伪造公章等手段承揽30余个工程项目,绝大部分工程不同程度地存在工程烂尾、无法验收、工期拖延等情况。办案过程中,全案共依法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产1.7亿余元。 ——“武班底”则是他们网罗的习武、刑释人员,肆意残害合作商和农民工,实施有组织的犯罪活动。 办案过程中,公安机关先后3次向社会征集袁氏兄弟的犯罪线索。2018年12月,专案组找到曾遭遇过该组织威逼、殴打的受害人取证,受害人先是挂断电话不敢相信,后来在配合调查谈起所受屈辱几度泣不成声。 “袁氏兄弟”涉黑案涉案嫌疑人被集中抓捕后,受害人发短信感谢专案组民警,“在我最失望最低落时,是你们让我看到了希望。你们就是我的大恩人!” 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在办理袁氏兄弟一案中,公安机关累计破获案件58起,有30名被害人在袁氏兄弟团伙的暴力犯罪中不同程度受伤。 “袁氏兄弟案”被告人。(图:西宁广播电视台) 为深挖袁氏兄弟背后的保护伞,青海专门成立了惩腐打伞专案组,全方位开展调查。 在调查中,袁氏兄弟名下车辆的47条违章记录引起专案组的注意。这47条交通违章均以不予扣分并降低处罚金额方式违规处理。 专案组立即扩大范围,通过外围调查、谈话突破,问题直指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白世德,大量证据证明白世德在担任青海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期间,通过授意相关工作人员违规操作,为袁氏兄弟违规处理交通违法记录。 随着对白世德的深入调查,专案组进一步查清了其涉嫌贪污、受贿、非法持有弹药等犯罪问题。在对袁氏兄弟背后保护伞的深挖彻查中,共有41名党员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4名公职人员涉嫌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

关键词: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页
责任编辑:王永胜

相关新闻

主管单位:中共张家口市委政法委员会    张家口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张家口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
备案序号:冀ICP备10001396号-1    技术支持:长城网